雪之舞

记忆中的少年时代,每到冬季,都有大雪纷飞,那一片片雪花 ,身姿曼妙飘飘洒洒,轻盈起舞,瞬间,将整座矿山披上了一层洁白的婚纱。

小小的我总爱和小伙伴们一起,脚踩着 小钉耙(一种雪地里行走的工具),深一脚浅一脚的前行,求学的道路上,留下了我们清晰的脚印,也留下了一串串的欢歌笑语。

空闲时,我喜欢跟在母亲身后去到菜园子里,前些日子还意气风发的菜儿,在白雪的覆盖下,瑟瑟发抖,母亲拔起一颗白菜,它扭捏着身子,嘎吱嘎吱乱叫,我常会伸出冻得通红的小手,不管不顾它的呐喊,毫不留情的丢进菜篮子。

远处近处的大山,白雪皑皑,那些树儿,草儿,花儿,身着洁白的冬装神情自若。母亲早早买好了炭,升了火,一家人围坐在火炉前,叙叙闲话家长里短的好不热闹。

第二天早起,推开木门,迎面是刺骨的 寒风,雪还在下,地面已经铺上了洁白的地毯,屋檐下挂满了晶莹剔透的小冰棍。是谁大晚上就堆好了雪人,一个晚上苦苦等待之后,看见从各家探出小脑袋来的小人儿,雪人冷峻的脸上闪过不易察觉到的一丝笑意。小伙伴们陆陆续续的出门了,打雪仗,堆雪人,滑雪,玩得不亦说乎。

我是极怕冷的,却又禁不住雪的诱惑,瞄见三姐偷偷的溜走,我便小小翼翼的跟着她。她和同学约好玩滑雪,从马路的高坡滑下,惊呼声,喧哗声,不绝于耳,那一条条滑板划过的痕迹,就是我们青葱岁月的深深的印记呀!

收好滑板,来到山脚下,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晶莹剔透,天然的冰柱,有的如花,有的如萧,有的如树,有的如花,在这严寒中,绽放着冬日恋歌。我常常会不自禁的轻抚着,像抚摸冬的脸庞。有调皮的孩子,从山上扒拉出小木棍,一棍下去,那气势磅礴,纯净悦耳的天籁之音,便久久回荡。那是我此生听过的最美的音乐,是萦绕着我至死也不能忘怀的故乡曲。

所有人都开怀大笑,笑声穿过白雪,穿过云层,穿过天际,笑声醉了山,醉了水,醉了我热恋的故乡。

这,就是我的故乡,有山有水,有情有爱,有雪还在下

随机推荐: 乐淘返利网 淘宝网优惠卷 代金券 淘宝购物卷 网购优惠券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