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水思源

今天农历11月2日,多么平凡的日子,多日阴雨绵绵,今天阳光格外的灿烂,在冬天这是多么珍贵,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一如你灿烂的笑容。12年前的今天阳光也和今天

一样的明媚,我挺着即将临产的大肚子徘徊在咱们镇上医院的走廊里,也许你怕我疼,在我腹中,你总是轻手轻脚的让我感觉到你的存在。一直持续到下午2点医生说不疼的哭爹喊娘的怎么能生呢?打一针催生针吧,要不然等到夜里天又冷值班的医生又少,会很不方便的。我和家人同意了,我不知道做这个决定是对是错,亦或影响了你一生,我不能原谅我自己。

当我躺在产床上,药水刚刚注入体内,排山蹈海的痛席卷过来,那种痛苦让不如死,医生在旁边安慰我是女人都要经历这个鬼门关,坚持坚持就好了,我坚持,汗水让我头发湿的像水洗的一样,宫口次第打开,开到第七个的时候不开了,医生又加重了药量,加重的药量让我疼痛难忍,我哭喊着,不要再加了,医生说宫口不开怎么生呢,忍着点吧。持续了半个多小时宫口终于全部打开,你却迟迟不愿出来,医生说你用力,我一次次穷尽所有的力你执拗的不肯露出头,拖的时间越长危险越大,而我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医生让你爸爸从隔壁病房抱过来氧气瓶,给我戴上呼吸器,一个医生按压我的腹部,另一个医生拿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东西在我下体吸,然后猛一拔,我清楚的看到殷红的血溅在了医生的白大褂上,连续拔了三四次,医生的白大褂已经变的血染的一样,你拗不过医生还是被吸了出来,小小的脑袋被吸的又尖又长全部都是血疤,医生说没关系的,小孩子长的快,你爷爷奶奶还有你爸爸才松了口气,由于产程两个多小时,太长了你非常弱,刚一生下来就放在了育婴箱里了,而我下体,已被医生剪的乱七八糟,医生缝了一个多小时才缝好,当时没有空调和暖气,我已经冻的几近昏迷。从产房里抬出来,放在病房里,尽管被子褥子厚厚的,我一个劲的喊寒冷,上牙打着下牙。你的爸爸又从家里拿了两床被子盖上才好一点。没多久我就想小便,但是我太弱了根本不能起来,你外婆拿了一个盆子放在床上说不能起就便在床上吧,可是我憋得满满的尿意就是解不出来,你外婆说是不是是没有,我哭着说有,你外婆给医生说了情况,医生给我下了导尿管,足足的导出了大半盆,医生说是生产的时候压迫了膀胱,可能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此后的几天,小便成了我的难题,又不能每次都下导尿管,我就试着下床,任凭我蹲了多久都是无果,你的外婆和奶奶两个人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抱着我勒我的小腹,好久才沥沥啦啦一点,每一次小便后她们都累的呼呼直喘。我怕小便不敢喝水,而产妇必须喝浓浓的红糖水,为此你爸没有少呵斥我,挂了几天的消炎药以后慢慢的解小便没那么吃力了,而你也在小小的暖箱中呆了三四天了,我从来没见过你的模样,你爸爸问我想不想看看你,我摇摇头。我听人说新生儿是很丑很可怕的,我问你爸爸是不是这样,你爸笑着摇了摇头你看了就知道了,他轻轻的把你从暖箱中抱出,我开始了和你正式见面,你睡的正酣,小小的鼻翼一动一动的,皮肤很光洁,并不像许多新生儿那样皱皱巴巴,是个可爱的BABY,只是头上的伤疤还是让人触目惊心。当时我只是感觉很累很倦,没有力气抱你,希望你继续在婴儿箱里呆着。第二天早上医生查房的时候翻了一下我的眼皮,说我严重失血必须补血,但是小医院没有血库,医院又不准抽亲人的血,是你舅舅跑到县城里给我买了400CC的血,输进我的身体里我才慢慢的康复。

4天以后我们终于可以出院回家了,天空却下起了入冬以来第一场大雪。好在我们家离医院很近,我在平板车上搂着你缩在被子里听着雪花刷刷的打在我们身上。十几分钟后我们到家了,你爸爸和你爷爷提前把家收拾好了,家里虽然没有空调暖气,但是一个小小的煤球炉,也让家温暖了很多。孩子你给了我做母亲的权利,我这个母亲却当的手足无措,我不会给你喂奶,不会给你换尿布,看着你哇哇的哭我也会急的掉眼泪。多亏了你的奶奶一点一点的教我,帮你换尿布,换包,陪我照看你。你的名字是我在医院里躺在病床上为你起的。当时让你爷爷奶奶给你起,你爷爷奶奶说他们没文化,非要我给你起。生你,我们母子都经历了一场生死浩劫,这一生你可以一无所有,可是你必须要有一颗感恩的心,只有懂的感恩你才会不抱怨,不颓废,因为你有一颗感恩的心,你才会宽容,才会。

我没有给你测字,也没有在电脑上给你翻找什么名字能让你一生富贵,就直接给你起了 思源 两个字。后来不知是生产的原因,还是真的像你外婆说的给你起的名字不好爱生病,你一直都是体弱多病,你外婆不止一次的埋怨我,而我也千万次的问自己是不是真的给你起名起错了。你两岁那年的夏天,你突然高烧不止,镇上的医院建议我们上市里医院去,住了几天院高烧依然不退,医生给做了腰穿,小小的人儿躺在病床上被几个大人死死的按住一动也不能动,你刚刚回说简单的话,你哭你喊: 妈妈救命! 奶奶救命! 而我看着粗大的针管从你的脊椎里抽出满满一管脊液,听着你撕心裂肺的哭喊,我的泪已流成了汪洋,而这只是痛苦的开始。化验结果很快出来了,病毒性脑膜炎。我们一下子蒙了,不知如何是好。我们只能听医生的安排白天黑夜的挂水,晚上挂甘露醇会很疼,挂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你突然像一个小兽对我又抓又咬,我的心又疼又怕哭着对你爸说咱们转院吧。第二天我们就给你办了转院手续,来到非常有名气的徐州二院。

来到二院还要给你做腰穿检查,这次医生没有让我们跟着看,等你被医生推出来时你已经睡着了,我不知道你经历了怎样的痛,看着你沉睡我紧张的问医生是不是休克,医生说不是,是睡着了。我悬着的心才放下。在徐州二院不用每天扎针,一个软针头埋在头皮下,减少了你的许多痛苦,依旧白天黑夜的挂水,你的体温渐渐的稳定下来了。情绪也好多了基本上不怎么哭闹了。一个星期过后,医生说今天检查检查没什么问题的话明天可以出院了。做了脑CT,化验了血,再次做腰穿,我心里默默的为你祈祷,但愿这是最后一次,但愿一切都好。做了腰穿的你只能平躺着不能抬头不能动,你真的很乖静静的望着我听我给你讲《黑猫警长》累了就小睡一会儿,四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下午4点半的时候各种化验结果都出来了,医生一脸喜气的告诉我们孩子一切都恢复正常可以出院了。

半个多月的阴霾一扫而光,天蓝的可爱,医院里的那株月季散发出久违的香气,一只鸟儿停在不远的树上宛转的歌唱。

临走的那天病房里的病友,都笑着送出祝福,只有一位大姐羡慕的说看你们多好出院了。我望着她躺在病床上的三岁女儿竟不知道怎样安慰她。只因为大人的疏忽,女儿持续

高烧也是病毒性脑膜炎,却是大脑局部坏死,再也无法康复。我拍拍大姐的肩膀说会好的

,大姐转过身用袖子拭着流出的泪。

走在街上我给你买了心爱的玩具,一路上你都很兴奋,看着你的笑脸。我只希望这是你最后的苦难。尽管这次大病几乎掏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看着你恢复健康我做梦都笑醒了。

两岁零八个月我送你上幼儿园,别的小朋友又哭又闹,你年龄最小却从不哭,还玩的不亦乐乎。老师教你要给大人问好,我去接你的时候你就对我说妈妈好,让我激动不已。你学会了背诗学会了儿歌,学会了简单的数字你都会向我展示,我知道你不是最聪明的,不是最优秀的,你是我的骄傲。那个时候你总是很粘人,你说妈妈我亲亲你,我说你多大了还亲妈妈,你说我就要亲,拗不过你我就蹲下来任你的小手捧着我的脸左一下右一下的亲我一脸讨厌的口水。

你三岁半的时候家里经历了一次变故,你的爷爷病逝了,原本贫困的家更是一贫如洗。万般无奈之下我只好放下你离家打工,把你教给你奶奶看管。离家的三年,备受煎熬的是念你的心,而你小小的心灵是怎样承受对于母亲的?

三年以后我有了你的小妹妹,本来打算就要你一个,想想家里人丁不旺,我们离世之后你会孤苦伶仃就生下了你的小妹。有了你的小妹以后照顾你就更少了。也因为手头拮据常常给你妹妹买零食忽略了你,有时你也会不满的说我也是小孩子怎么没有我的,我就哄你,你是哥哥你都长大了,妹妹还没长大,让你妹妹吃了快些长大陪你玩,你就眼巴巴的看着我喂你妹妹。孩子,有时候我真的觉得亏欠你的太多。我会指使你干这干那,你不愿做的事情我会对你大喊大叫从来不顾你的感受。作业教一遍又一遍你还是不会我会失去耐心拧你的耳朵扇你的脸。你从不反抗眼里闪着泪,继续低头看你的作业直到终于做对了,你面露微笑递给我说: 妈妈,是这样吗? 孩子,妈妈错了,你能原谅妈妈的粗暴教育吗?

一转眼你妹妹也三岁了,今年我把你和你妹妹都留在了老家让你奶奶照顾。我和你爸又开始了打工生涯,而你们也成了名副其实的留守儿童。你学会了发,那小小的短信透着温暖。 妈妈注意身体 爸爸少喝点酒 每一次收到你的短信我都很欣慰,儿子长大了,懂事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妈妈远在千里之外,除了祝福我真的不能送给你什么礼物。我把你的成长经历写成文字给你,希望你能看懂,也许因为爹娘没有什么能力,给不了你太多,希望你不要抱怨。人生的路上你可以飞不高,但不要迷失方向。做一个正直善良,有责任敢担当的人比什么都重要。孩子呀,人生的路从来不是一帆风顺的,我不祝福你一生平平坦坦,我祝福你风雨之后能看到彩虹的美丽!

2015年农历11月初2写给我的儿子思源

随机推荐: 优惠券商城 优惠 优惠劵 淘宝网购物 买买茶优惠券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