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散清雨花初放

写作上,总是喜欢那些诗意盎然的文字,留下无尽的遐想空间。多想走进那才华精灵璀璨的诗意空间,这不是一种揶揄或者奉承,而是揪着一种执念企图汲取到那不会枯竭的心灵的源泉。在安静的夜色笼罩下,静静地听着雨的滴答滴答的声音,想象着,窗台上或许有花儿开放了吧,要不然怎么会有清淡的香味飘了过来。

泥塑木雕般的对现实不闻不问的倨傲态度实在是做不来,附庸风雅的乐趣不可能做到惟妙惟肖栩栩如生,正如玫瑰花开的时候,蜜蜂只是把花粉从一朵花传递到另外一朵,它们似乎不会懂得的象征意义。娇羞的女孩抚摸着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她知道这脱离了泥土与水分的断惨残的花叶是多么的短暂的。嗅着含苞待放的花蕾,女孩到底喜欢这男子的什么,健壮的躯体,或者英俊的容貌这样的悬念在还没有解开的时候爱情之花依然绽放。树木繁茂的树屋里幽深而温馨,尽情享受着爱情的花朵悠然绽放,一个羞怯的花芽穿过密密层层的枝叶,骄傲的随风挺立。鸟儿重新开始了悦耳动听的啼鸣。

书房里的燥热泛着被人遗忘的气息,冷漠的浪漫主义并无法慰藉灼烧的情与肺,窗外极度冷漠的街道上只有形形色色的几辆驾驶过去的车子,车身盖满了尘埃。我渴望着玫瑰花的柔情,火热的紫红色火团在坚韧多刺的爱情里尽情吮吸着阳光雨露,花朵轻微的起伏颤动,沁人心脾的芬芳若瓢泼在外之后面对着爱人的香吻,带着忍冬的花香,陶醉在细弱的花叶深处。脉搏交织在一起,小脸若花瓣一般娇艳欲滴,微微颤抖的黑莓果散发着香甜可口的气息像是抱着孩子一般的轻柔,虔诚的里小心翼翼的拨开就像鹌鹑安巢的草丛,轻手轻脚的去见识大地的形象。

大地的形象是充满了女性的溪谷,山峦丘陵也是。那冰封的冻湖是如此的脆弱,像是陶瓷滚下桌台,倾斜下生命的美酒。头发像乌菇乌黑卷曲,阳光与清风变成她的身体。乳汁与肌体的温泉洋溢着南国的气息。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山谷幽邃,林木森严茂密,搅扰着那与孤独的梅花鹿品尝着春叶的滋味。明朗的日光倾泻而下,在柔软的海岸线漫步,仿佛置身于云端仙境,涌流的泉水从山里汇聚出来,奶瓶肤色的女子若日光之馈赠,依稀听到笛子独奏的韵响以及奇幻森林里女子附和的歌唱。

清雨若文字静静地撒在河湾上,那风物极其丰富且富于变化,等待着诗人俯下腰身前来捡拾。这里是花儿的故乡,森林以及大海,山泉以及那风姿绰约的园丁。这是温暖的国度,丰足的精神之美里甚至可以遇见垂丝海棠,牵牛花还有合欢花。正如川端康成所说的 美是邂逅所得,是亲近所得。这是需要反复陶冶的。

随机推荐: 全网优惠券 优惠券领取 wwwtaobao 淘宝购物网 领优惠券的网站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