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远航乡村笔记之二种子事件

那年推广土地承包,与土地打了十多年交道的母亲分得了三亩田,那是我们一家四口农村户口的命根子,母亲的脸上挂满了少有的笑容,规划起了解决温饱的步伐。

同院子的杨家是另村的,比我们先一年承包,经过一家辛勤劳动,家里不再闹饥荒了。当年杨家种的是杂交水稻,亩产超过千斤,我们两家交往较深,杨大娘特地向母亲推荐来年我们家也种杂交水稻,并说一定为我们预留种子。

秧插下去,我家的秧苗比别家的长得都快,母亲担心是自己肥追猛了,富有经验的队长却说肯定是栽到高杆种子了。改种已经来不及了,母亲找杨家要问个究竟。杨大娘带大女儿到粮仓翻箱倒柜检查,发现是她大女儿拿错了种子。杨大娘把她女儿好一顿痛骂,还向母亲保证如果欠产一家人不够吃,可以借三百斤谷子给我们,待来年有能力还时再还。

母亲的痛心悔恨可想而知,脸上挂满冰霜,一年的努力和希望化为泡影,那打击只有母亲心里最清楚。后来,母亲甚至产生了怀疑,以为杨家是望人穷,见不得穷人吃饱饭,一个快出嫁的大闺女怎么会粗心到拿错种子,为啥不把自家的种子搞错。

秋天的田野,家家户户的高产让左邻右舍充满丰收的喜悦,那年我们的亩产不足七百斤,上缴统筹后,一年的粮食跟往年一样难以为继。接下来为争院子的晒坝母亲和杨家又发生了争吵。杨家人多地多谷子也多,坚持要多占一部分晒场,母亲少了以往的谦让,非得以屋基划分晒场不可。两家都没想到,希望的种子致富的种子,反而毁掉了两家十多年的交情,结下埋怨。那年冬天,我们一家靠萝卜红薯填饱肚皮,杨家捎了口信来希望我们去借一点口粮,无论如何来年还有希望,不要太苦了孩子,可是倔强的母亲不许我们向任何人开口。

接下来的几年,日子越过越红火,我们一家也跟大家一样不为吃的东西犯愁,可两家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失而恢复到从前。我们一家兄妹也都先后离开乡村外出求学,母亲也恢复了知青前的工作,房屋变卖了,很多搬不走的旧家具被母亲送了人。左邻右舍都送到了,当还剩下一张大饭桌时,我跟母亲说还是送给杨家吧,毕竟我们在一个院落了十多年啊。

当我扛桌送过去时,杨大娘一把拉住我的手,眼泪扑扑往下掉,感慨地说: 三儿呀,你几兄妹都考学出息了,你妈也恢复了工作。可这么几年了,她还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呀。就连我大闺女出嫁,她也只是来坐了一会,吃了顿饭随了个礼就走了。她没送我闺女出阁,我知道她还在见气啊。

临别,杨家盛情邀请我们全家,我们兄妹特地将母亲和杨大娘扶上上座,化解她们心中几年的隔阂。当我参加工作后,我时常回忆起那年的种子事件,时常提醒自己做事千万不能粗心,特别不能因为自己的过错毁灭别人的希望,特别是美好而至关重要的希望。

随机推荐: 淘宝做代理要钱吗 天猫优惠券怎么用 淘宝优惠券怎么领取 每日精选 淘宝怎么返利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