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你也过得好,你淡淡的朋友写的

又是深夜,我的最爱。

自从爱上写作,我的平时的工作已经拖延了一些,但我并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可以后悔的。写作可以令我升华到一个极高的高度,令我忘却现实里的繁繁琐琐。

我乐于沉浸在自己的文字世界里,它非常浪漫,我总有写不完的话题。这是天赋,我必须承认的天赋 当然,这可能会遭来一些人的嗤之以鼻。

我自恋的很有风度,我总是把自己的自恋做到不触及到让他人丧失优越感,没有谁会喜欢和一个没有优越感的人走在一起。

包括生活中有些朋友,如果你总是争强好胜,不出多久,或者你正在渐渐丧失一些朋友。

人世间,能遇到几个聊的来的朋友不容易,但我们无法阻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在走向变质 有些朋友一旦遇到他生命中的一些缘分,例如一些人,或者他的价值正因为那些人的一些行为或话语发生改变。久之久之,他发现他并不适合与你做朋友了

其实我本可以有很多朋友的,只是我太专注于自己,太爱自己,总是不愿妥协自己去附和他们,导致现在只剩了一两个朋友。朋友跟朋友之间,最好是保持一定的距离,太近容易分道扬镳,太远又容易生疏。

除非,你遇到的是一个跟你三观非常接近,他的兴趣爱好大多数都和你一样。这样,他便可以了解你的大多数,也能谅解你 这样的朋友不多。

我有生之年却遇到过一个,与他相识,然后我们每天开开心心上班,我和他都是一个单位里做业务的名列前茅的姣姣者。

我们早上去上班就是报到,报到后就去附近的三楼一个网吧上网,我们都各自有着自己做业务的方法,其他人在默默努力一家一口上门推销业务的时候,我们已经接到客户的来电,做起一单又一单的业务了。

他是的,处事也更圆滑,每次总能在开着会,会中有时陷入冷场,他的一两句话便能把整个片场的人逗得哈哈大笑,不失风度,没有污秽,就连负责开会的主管也是被那些冷幽默逗得不可开交,冷场对于他来讲,那实在不可能,他走到哪里都散发着引人注意的诙谐,朋友也是数不胜数。

我朋友没他多,他能够融入他人,也能接受他人的好的不好的习惯,即使别人说素质低下的话语,他也毫不在意,他非常豁达。有一次他跟我说起他前任的女朋友,他当时在打麻将,她总是叨叨絮絮打给他打电话,他就把都关了 后来他和她分手了。原因是他不胜其扰,她三天两头总是要黏着他。

他很有本事,人也比我勤快得多,虽然没有我这般的野心勃勃,可正是他的生活里的不拘小节和豁达的幽默让他身边的各样的朋友聚在了一起,我也因为认识了他的很多朋友。

我与他是非常要好的,我们都爱去网吧上网,平时晚上都是晚上很晚才从网吧一起回去。我与他租住在同一个小区,自然距离就更加近了。

他喜欢去探索新的美食,每遇到好吃的小吃或粉摊,总要叫上我,一起组队,一起去吃个痛快。

人与人之间,能遇这样的挚友,夫复何求呢?

只是好景不长,有一年正是十月的国庆,他去北海旅游回来,就患上了严重的咳嗽,不断地痛苦地咳着。

那时正是我事业的高峰期,我经常与他分享我得到的那些业务上的大订单,我当时觉得,可能他就是普通的感冒罢了!没有去多注意。

有一天我去到附近的另一个城市出差了,我在那座城市收获了满满的欣喜之情 我又开大单了。

我发信息给他,他回了,他说他在医院住院。我顿时心里有些不可思议,怎么会严重到住院。

那天早上,同事们都去看他了。我是下午搭着公共汽车回到原来的城市。刚回到这座城市,已经7点了,我便开着8公里左右路程的电车,带上我喜悦的,一边挂着耳塞听着歌,因为我开大单了,我要跟他分享我的,顺便问了他吃饭没有,他已经吃过,我没有吃晚饭就过去了。

那时天已经黑了,走在幽深深的医院,我有些害怕,电梯上了三楼,找到他的病房。他的母亲在旁边悉心照顾着他,他看到我过来打了一下招呼,但一直咳着。我说: 还好吧!有这么严重吗? 当时我看到他那样子,我知道我想要和他分享我的快乐已经是不能实现,我没有怪他,真心希望他快点好起来。

没有多久我就离开了,他叮嘱我帮他把这个月的房租结了,然后他微信转房租的钱给我 他的房东是个老人,不收微信红包,只要现金。

在走之前我转了200的微信红包给他,让他买些补品吃,因为我没有买任何东西过去,我觉得我的那些同事都已经搭伙每个人平均是50元的叠放在一个红包,去看望他。我不能落下了,他们是50,那我便200吧,我跟他关系不一般。

没过多久,他又转院了,去了一个更幽深的医院,那时我和同事们都不发觉什么异样。

又过了两个星期,我和一个与他关系不错的同事去那个新转的医院看他。看到他的时候,他就连说一句话没有完整,就已经咳得不知所措。我与那位同事在那里呆了大概十多分钟就走了,我很想与他交谈,告诉他,我的业务又更上一层楼了。

他没有等到这一天,他还没有病好的时候就已经不在了 他永远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当时那些同事有几个与他要好的同事都十分惋惜,有一个女同事甚至忍不住直接在办公室捂住嘴抽泣得满眼通红。他离世的消息是我告诉他们的,刚开始以为我开玩笑,他们看到我严肃的样子,才相信了。

有一个正是管过我和他的小组长,她直接把他微信拉黑了,她害怕这样的丧事。

呵呵!这有什么呢!人与人之间无非都是利益关系,一旦无了关联,各奔前程,就连自己最亲近的人也可以无情无义 何况她只是一个他人生路上的一个无关紧要,还无血缘关系的人。

他是悲哀的,我不知道他的父亲有没有去参加他的葬礼,或者他的父亲又去找那另外一个女人了吧! 他曾跟我说起许多他父亲、他家里的往事。

我可以写很长很长,甚至把他的写成长篇,可是我不能,因为我现在的感情是轻轻的,我只想他在天国过得好一些,他可以继续追求着他的自由,可以肆无忌惮地继续地让他人笑着 听他说他的冷幽默。

可是,他的那些幽默,我现在已经记不住了。时间过去几年了,他已经不在乎这个世界他曾遇见的那些人是否惦记他,或者在某一时刻会突然想起他。

但我觉得,那是不可能的 他们不是我!

我的朋友,我的知己,我的挚友,我的同事,我的老师 祝你在天国有一个好的归宿。

今夜我没有用眼泪式的感动文笔去描摹你的点滴 请不要怪我,我还得留着去写我更加需要的呢,如果流给你,你一定在上面嘲笑我是懦夫的!

所以朋友,各自安好吧!天晴的时候我有良人伴,可你呢?

希望你也有!晚安!

随机推荐: 淘宝优惠券 便宜 秒杀 天天特价 天猫优惠券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