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耕时节

《二月二龙抬头,万岁皇爷使金牛》。说的是出了正月,春风融化了冰封的大地,农村里就忙着春耕了。休养生息了一冬的耕牛,低着头,拉着铧犁,硬邦邦的土地就开着花,哗哗地向一边翻去,新鲜的泥土味,便弥漫了田野。扶犁的老农,时不时地吆喝着,鼓励和鞭策着牛儿,把土地一尺一尺地犁过去,就像是在一页一页地翻阅着一本书,寻找着五谷丰登的愿景。

在这牛儿拉犁耕地的时候,还有一位少年在头里牵着牛,叫做牵头子。那时十几岁的我们,星期天要到生产队里干活挣工分。春耕时节,会被生产队长安排干一些砸坷垃,牵头子之类的轻快活。大人一天挣十分,我们挣二分。我被安排去牵头子,跟我的大爷爷去耕地。他扛着犁,我牵着队里的那头老黄牛,在暖洋洋的春风里,来到了东洼的地头上。大爷爷帮我套上牛,他扶犁,我牵牛,顺着地的一边向前耕,到头后,再从另一边耕回来,来回往复。

这头老黄牛,对拉犁这活儿已驾轻就熟,顺着沟向前拉,不大用我这个牵头子的操心。遇到干硬的地段时,老牛弓着身子,喘着粗气,使出浑身的劲儿向前拉。累了时,想偷偷懒,我便扬起手中的树条儿轻轻地打在它的身上,鞭策它用力。有时下手重了点,它会哞的叫一声,瞪着大眼,向我甩甩头,提出抗议,吓的我赶紧向一边躲。休息了,老黄牛趴在沟里,大爷爷叫上我,挖了一些野菜回来喂它,并告诉我,这老黄牛快三十岁了,这么多年来,队里拉犁,拉车子等重活,都少不了它,是咱队里的功臣,现在干活有点吃力了,要爱护它。听大爷爷这么一说,我看了疲惫的老黄牛一眼,不禁对它肃然起敬。从此,我扔掉了牵头用的树条,亲热的牵着这头老黄牛往前走,再也没有抽打吓唬它。

我和那头老黄牛,还有那位大爷爷为伍,翻阅着生硬的土地,度过了这一年春耕时节,直到把队里安排的土地耕完。老黄牛和我也成了熟悉的好朋友,每当它看到我,总是朝我哞哞地叫几声,我跑过去抚摸着它的头,它也用头轻轻地摩擦我。

第二年春耕,老黄牛衰老加病,不能拉犁了。有位社员提出:这头牛不能白养活,还不如宰了分肉吃。生产队长说,自古以来,私自宰杀耕牛就是是犯罪,要受严厉惩罚。现在国家对耕牛一直采取严格的保护政策,就是老牛、残牛、病牛,也要报上级检查核实批准后才能宰杀。晚上队里召开社员大会,讨论要不要报上级审批宰杀老黄牛。六十多岁的饲养员从凳子上站起来激动地说:这头老黄牛为咱队里出了多少力,大家心里都明白。它老了,病了,不能干活了,就要杀了它,我坚决不同意。参加会议的大多数人支持饲养员的意见,把这头老黄牛留了下来,在饲养员的照料下,又度过了一年多的时光。

那头老黄牛去世以后,农业生产大步向机械化迈进,铁牛在农业生产中大显神威,耕牛逐渐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清明时节雨纷纷中的牧童,夕阳麦中宿的牯牛,牵着黄牛春耕的少年.....已然成为了人们心中的一丝乡愁。

随机推荐: 淘宝网打折 淘宝网优惠 淘宝优惠券怎么做 领淘宝优惠券 淘宝打折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