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太匆匆

感叹时光的快,感叹岁月的蹉跎,2020稍纵即逝,迎来了2021新的开始。不知从何时起,镜子里的那个人已变,沧桑爬上了额头,落了一地的鬓霜。等待春风吹来,温暖那个刚刚过去的冬天。

2020最后的一场雪带来前所未有的寒冷,路面结上了厚厚的冰。等它化去,等待所有的一切恢复到原来的样子,可是最终没有,我的心是那么的不安。离开科海不是我的本意,但无奈我的手脚被冻僵,带着伤痛我去了明威,我还能有选择吗?虽然有人曾跟我说起过他,但我任然去了,我想尝试一下,我坚信我的努力、努力。

明威坐落在高新区的兴中路上,像一名健壮的汉子。这里四面通车,刚好有一路106交通车通过我的那个小区。也许是路好的缘故吧、也许是受怕了冬天的大雪和寒冷的风,一路向西、向西,没有尽头;回家的时候又一路向东、向东。刻不容缓,我快速的决定,当天就拨通了明威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一名女子,她说 你来吧 。

有人喊她骆部长,骆部长三十来岁的年龄,留着短短的发,看来人事这一块是她负责。骆部长也决定不了我的去留,她说 和郭总谈一谈吧 。我来的时候已是下午五点了,明威五点半下班,天有些暗了,郭总不在办公室,有人说她在生产线上忙着呢。骆部长说 你稍等一下吧,我去叫她 。

从科海到明威我还没有来得及脱去工作服,鞋子和衣裤上沾满了污渍。明威的人很好,办公室内有人叫我坐下,那沙发软软的干干净净,我真不好意思弄脏了它。坐在上面很舒服,很温暖,但我有点不安,想起科海的冷与暖,那个心怀叵则的人,他是怎么弄痛了我。

五点多钟,郭总来了。没有想到的是郭总也是一名女子,和骆部长一样年轻,稍稍的发正好遮住了她半面的脸。她的话语很轻很柔,语速很慢,就像一根细细的针,注入你全部的听觉。她说 到我办公室来吧 ,总经理的办公室就在骆部长的隔壁。

她很亲切,她叫我坐在她的对面,中间只隔着一张桌子,我几乎能全部直观她脸上的每一点,好似她也一直在看着我,她的问题不多,我就像一棵冬天里树,尽最大的努力脱落了一身的叶子。我就这样说说说,庆幸的是她没有嫌我话多,没有挑剔,愉快的通过了面试。她说 可要考虑考虑了 ,我回 不用考虑了,明天就来上班 。

时间总是这样很快,你想抓住它、控制它,它总是在你不经意间在你想不到的缝隙里溜走。转眼我来到明威快二个月时光了,在这二个月的日子里,有喜有忧,风雨兼程。她 明威,就像我的一个友人,一起展望,一起成长,见证了她的发展和辉煌。

随机推荐: 9块九包邮 淘宝导购网站 领取淘宝优惠券 淘宝九块邮在哪里 优惠券领取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