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去都兰

二十四节气早已越过 立春 和 雨水 ,转眼已是临近 惊蛰 的日子了,但柴达木盆地仍处于一片荒凉之中,除天气变得稍微比先前温暖了一些外,其他还是保持着十月入冬以来的模样。所以,在寒冷干燥气候封杀的日子里,去都兰的一路上没有多少吸引眼球的自然风景。

我驱车从乐都出发,一路延湟水谷地向西,穿过湟源峡谷,翻越日月山,顺冰冻的青海湖岸,爬过海拔近四千米的橡皮山进入 天空之境 的旅游胜地 茶卡,再环绕盆地山麓进入柴达木子盆地东南腹地都兰。这一路湟水早已解冻,谷地的农家已进入春播的备战期,树木草芽已有萌动,可西域的日月山上还星点着积雪。

翻过日月山,又是一重天。首先映入眼帘的仍是封冻期的青海湖,湖岸草场一片枯黄,没有一丝的绿的迹象。橡皮山风高地寒,雪覆土黄。夏日热闹非凡的茶卡 天空之境 景区竟然遇不到一个行人。穿越盆地腹地的连绵山峦,眼前见到的只有远处的雪山和荒芜的草地,只有草地上稀拉的牛羊群为单调死寂的自然之景点缀了一丝鲜活。

进入都兰县城察汗乌苏镇,虽已是春节过后上班的日子了,但在镇子的主街道上也没有几个行人,只有穿行于此的可数车辆,街道两旁商业店门都紧闭,很多还没有撕封自腊月粘贴的封条。我穿行于在街道寻找能够住宿的酒店,可很多还处于歇业状态,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家,但楼空人稀,冷冷清清。房间内浊气逼人,暖气冰凉,多少让人心底有一种孤凉。

掌灯时分,想出来看看都兰的街灯,顺便找一个饭馆填饱肚子。这街灯也如同寒冷中冻坏了身子,发出冷色无比的白光,在地上如同落下了一层霜影。迎西北风中串了几条街,硬是没找到一家店,只好买了几包泡面回转。

我不知道我明天要去哪里,本想好了去察汗乌苏河边看蜿蜒于盆地的曲龙、去香日德看扩宽的田地、虔拜班禅大师行辕香日德四寺、再去研读亿年沧海桑田的贝壳梁和历史的吐谷浑神秘墓地。

可这自然和人文之搭配让我低落了许多。

驱车西行先去最近的热水乡去看热水墓群吧。行车约二十公里先进入了热水乡卡日诺村,村落里人稀牛少,村边上地质时期形成的岩山陡峻露红,没有一寸植被,如同狰狞的眼神看你。回转车不想再去古墓了,我害怕在这苦寒的风日里,看到 九层妖塔 我会一直做噩梦。

想着,冬天也许我不该来都兰,等到盛夏格桑花开满都兰草原的日子,我来这里,许是又是一种心境。

六月,我再来都兰!

随机推荐: 九包邮 天猫淘宝网 京东商城图书优惠券 淘宝网优惠 91返利网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