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叩南普陀

最早听闻的佛理是一则关于拈花微笑的,传说世尊在灵山会上,拈花示众,是时众皆默然,惟迦叶尊者破颜微笑。世尊曰:吾有正法眼藏,涅磐妙心,实相无相,微妙法门,不立文字,教外别传,付嘱摩诃迦叶。这就是 世尊(即佛祖释迦牟尼)拈花,迦叶微笑 的,也是 禅 及 禅宗 的起源。

在世俗的中,我觉得拈花微笑是一种心领神会的境界。它可以是陌生人之间偶尔的明理,是亲人之间的默契,是相爱的人之间莞尔一笑,是人与万物之间的心心相印,也可以是与人暗暗流逝的时光之间的一份和谐。如夜访厦门南普陀,知自己的心,那一时,那一刻竟与佛寺之物融合为一。

南普陀为闽南佛教胜地之一,此寺院奉祀着观音,又在观音的原祀地 浙江的普陀山之南,所以称为南普陀寺。我们从厦门的胡里山炮台下山已近黄昏,紧赶慢赶到佛寺大门前,远处厦门市的街灯正渐次点亮,街铺楼盘华灯闪烁,然而南普陀却在一片绝对的寂静之中,佛寺的灯火还未曾亮起,几棵巨大的榕树将气根撒在暮色开合的寺院门前,增加了寺院神秘肃穆的气氛。在暗淡的光线中,天王殿、大雄宝殿、大悲殿更加雄伟而不可接近。

因为静,我们很怕自己的脚步一重便要惊扰过路的神灵,便特地请了几炷香,特地一路施舍,特地放慢行者的脚步。经过空荡荡的两边游廊,我们在观音殿前敬了香,摸到了沉重的宋代古钟,在寺后崖壁巨大的 佛 字石刻旁遥遥叩拜。据说泓一大师曾多次在此处讲经会友,一九四七年圆寂于上海,后将舍利迁葬于南普陀寺后山。大师是五四时期著名音乐教育家李叔同先生,他既是才气横溢的艺术教育家,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于一身,有评说其 二十惊海内 ,也是一代高僧。在多个领域开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他在杭州灵隐寺受具足戒,云游各处,讲经弘法,夏尊和丰子恺等大师都是他门下的学生。南普陀上有他的遗墨 悲欣交集 ,也许当时内处忧患,他虽执着佛理却仍将一种忧国忧民情绪不能放下。

在南普陀,我们是一群匆匆忙忙的游人,我们无缘见到他的墨宝,只能想像:也许在若干年前的黄昏,他像我们一样站在南普陀寺前,也许正是这样寂静,正是暮色四合的时分,他在此处连山近海之地送别,写道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难得是欢聚,唯有别离多 的绝唱。

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沙一极乐?从一粒沙子能看到一个世界,从一朵野花能看到一个天堂,把握在你手心里的就是无限,永恒也就消融于每一个时辰。我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南普陀,我觉得这无限时光中的一瞬,我和这里的山寺、飘浮的檀香、隐绰的树影、暗地的和这首阳关三叠的诗句一起镶嵌进了时间那看不见的维度

随机推荐: 淘宝天天九块九  天猫购物券 淘宝卷 淘宝官网

评论

  评论已关闭。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