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魂

小时候,有一棵枯树一直站在村口,它全身上下都只剩下树干,没有多余的一根树枝和一片树叶,树干要至少两个人用双手环抱才可以把这棵树完全包围,它足足有一栋四层楼房那么高,每次经过这里,都对它很敬畏,不敢靠近。只见它全身都呈黑碳色,全身上下都像是被火烧过一样,只有一根笔直的树干像个战士一...

阅读全文>>

   

我是怎样的人

在这样特殊时期,闲,造成了思想和情绪的泛滥。于是乎,我就想,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我是苟且地在人间烟火里偷生?还是心在白云之上的癫狂者?既然无从知晓,又何必在意呢?我喜欢做美食,喜欢穿漂亮衣服,喜欢做梦,喜欢这四季的美景。喜欢画画,读书,写字,喜欢发呆和胡思乱想。喜欢诗词古韵和...

阅读全文>>

   

浅浅的念,深深的情

编辑荐:不得不承认,在这浅浅的,埋藏着哟深深的情。感情真的很奇妙,爱一个人,居然开始于烦躁和不接纳。阳光忽隐忽现,躲躲闪闪,投向大地的光圈,霓虹灯似的,时而灿烂,时而昏暗。浮云满天,看不清具体的朵,一大片接着一大片从远方走来,又从头上飘过。会归去何处,它没说,我也没问,消失了就算...

阅读全文>>

   

人一生做好一件事,也是不容易

起了个早,我们披着晨曦,驾车奔驰在去吐鲁番的公路上,计划到葡萄沟和坎尔井参观。三个多小时的车程 , 我们高高兴兴的下了高速公路,谁知进不了城,因为凡外地入疆的人员,必须进行核酸检测,并且要隔离几天,这下彻底打乱了今天的行程。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该吃中午饭,问警察还是不能进城吃...

阅读全文>>

   

青春抓牢“芒种”日,一生何愁不殷实?

中国古人智慧超群,依据天文历法,融合中华农耕文化,创造了二十四节气,这节气如今看来,它不仅仅兆示春夏秋冬四季变化,周而往复的星球运行,农业的播种收割,更蕴含着对阶段的规划。 芒种 这节气就示意人生的青春年华。 芒种 是中华二十四节气之第九个节气,太阳黄经达七十五度,斗柄指南而偏东...

阅读全文>>

   

且留一抹盎然青,不问风雨不问晴

百株之中,唯它随处可见,曼妙人心;万花堆里,只作陪衬过客,万古如一。它,不敌姹紫嫣红,光彩艳丽,却像一个文静的书生,眉清目秀;它,不若琴棋书画,浪漫多情,却像一位凡间的仙子,清新脱俗。它像雨,像风,像希望,像光明。它在漂泊的淅沥里发芽,它在无情的冰霜里生长,它在石缝间挣脱束缚,它...

阅读全文>>

   

一抹桃花进墙来,等卿共看今日春

编辑荐:但人,是否应该痴情,悲苦一生?还是再与一人相守,违心,但甜蜜一生?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强人而所选,不强人而所爱。中意也,盈盈红袖谁家女;文质何,郁郁青衿是吾生。这一句出自于北大女生节标语,其实后面还有两句,是:幸得识卿桃花面,从此阡陌多暖春。不过与我不相应,故而...

阅读全文>>

   

这个世界深夜的样子

编辑荐:学会在深夜里解析自己的,解剖自我,因为深夜没有白天的不真实,能让你看清镜子里的自己。独自一人在外打拼,问:有人懂否我眉宇间的惆怅,有人懂否我心中的忧伤,有人懂否一人在外的凄凉。人生这段旅途,那奋斗的刺激与紧张充斥着理想的野性,成就了人,也吞噬了人。对于我这样一个阅历尚浅,...

阅读全文>>

   

儿与玩伴

每次 典儿 睡觉之前,都会趴在板床的前沿。像雷达一样搜索着什么。十余分钟后,才会酣然入梦。对于儿子独特的入眠 前奏曲 ,我习以为常了!然而时隔多年,平静的往事却掀起了涟漪 儿子出生的时候,我们村庄只有三户人家,分属三个姓氏。除了拥有一个伙伴外,也只能期盼前来走亲戚的同龄人。在他四...

阅读全文>>

   

高楼林立,何处是归宿

编辑荐:不断地探索,不断地经历,有时候也迷茫,不知道何处才是自己的归宿。可我们依然忙碌着,拼搏着,相信有一天我们会找到那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归宿。夜幕降临,灯火通明的城市,车来车往,却没有一丝的高兴。记得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大城市,有耸入云端的高楼,有好听的鸣笛,五光十色的,每一个城...

阅读全文>>

   

厦门观音山感受慢时光

不是为了赶路 ,而是为了感受路。路上所见所闻的人和事,遇见,可能只是瞬间,若是再遇见,彼生可能就是永远。上个周六,连续几天雨后终于等来了晴天。好天气,就让眼睛和心灵,开始远行吧。那天阳光明媚,厦门的海风阵阵吹人醉。我的心早已按捺不住,想去海边狠狠的体验一把大浪淘沙的感觉。我喜欢海...

阅读全文>>

   

真正的潇洒

这些天,每日准时与苏轼有约,在康震老师的讲授教诲下,对与生命似若有所悟。是真的对苏轼的与至深的感动,才能从天才般却又可爱如赤子的子瞻身上无法言语的感动与温暖。一个人在痛苦与得意时,依然可以维持自己的本性潇洒而不变,依然可以保持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心态,这本身已然是一种富有浪漫主义...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