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夜寂寂无声

孩子温习功课做着习题,我戴上口罩走出门去。渐磨成坚实的乡村小路有些硌脚,走在上边头部受到轻微的震荡,后脑勺结实发硬。老家房间里还没有开灯,一盆盆新栽的盆栽刚刚出芽,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天空依然阴暗多雾,湿淋淋的车辙里布满了泥泞,在室外的菜园里处理了鞋子上的泥污,望着院子里春熙泛滥,...

阅读全文>>

   

又是暖暖阳春三月天

阳春三月,是 暖阳高照、春风和煦、百花争艳、鸟语花香、万木争荣、万象更新 的大好季节。当春阳普照大地时,既增高了温度,又不那么刺眼,而是光芒四射,照耀在塞外人们的身上,像披上一层金子,只觉得是暖洋洋。暖暖的春阳,照耀在辽阔的天空中,只见万道霞光穿,透薄云迷雾,顿觉晴空万里,高旷而...

阅读全文>>

   

记忆的碎片:小镇的人情事故

少时的经历,时不时涌现眼前。想起少不更事时的自己与情境,心生欢喜。一、少时的同学中,有渔民的小孩,父母长期在江中捕鱼,有时要远到出镇、出县、出市,很久很久都不回来一次。比如我的同学刘,就吃父母晒好的鱼干,大的鱼拿去市场卖,能卖个好价钱,小的就留下晒成干给小孩做菜吃。另外,还会给些...

阅读全文>>

   

玉兰花儿开

曾经写过一篇《又见白鸽成群来》的,此白鸽非彼白鸽,而是指白玉兰花。玉兰花对视觉的冲击,我想,大概是可以用 初见惊艳,再见依然 来形容的,它的美,很符合那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美:比较高海拔的树木,比较硕大的花朵,以及比较宜人的清香,这些特征,应该能让许多的花朵都自愧弗如了吧?于是,就...

阅读全文>>

   

二月风

编辑荐:听,风中那个人似乎在欢声笑语地谈些什么,隐隐约约的,好像这苦恼的一生,终于让人难得的遇上了一件能让人开怀大笑的事儿。走上曲直的小路,迎着一路的春色,与春天撞一个满怀。春天就在脚下,脚步因此变得轻盈,几步的距离,就像已经踏过了万水千山,脸角流下的汗水,叫人回味起来,感受到光...

阅读全文>>

   

匆匆的春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在前几日的雷雨中度过后,今天的天气格外清新暖和。一绺温煦的阳光早已按耐不住,匆匆踏进了我家庭院。和煦的微风也轻轻的掠过田野,在山脚和山顶之间兜转着,似乎在等待着还未唤醒的树木。它伴着淡淡的幽香,从我耳尖掠过,将我也从早晨刚醒的朦胧中唤醒。有人说春天...

阅读全文>>

   

执笔,画下

编辑荐:庭间花落声,夜空繁星低语,风过云舒停留声,等等。都刻在了时间的弦上,无规律的创作了心灵之歌。手写一半书笺不思风月,饮尽长月灭却心中文字。寥落残花无恙,不知几经秋深,一半斜阳,一段清风,对与错已成过往,时间的伤被一笔一笔写在年轮里。等待成了迫不及待,蘸一抹沧桑,倾尽一世温柔...

阅读全文>>

   

洋芋蒸饭

四嫂,洋芋蒸饭,来一碗! 于是,四嫂便给顾客端上一碗洋芋蒸饭,一小碟酸辣萝卜。洋芋蒸饭是用洋芋和大米做成的米饭。洋芋切成核桃大小,大米煮成七分熟,经过烹炒熟蒸,洋芋酥了,米饭也熟了,便天然有一种朴素、简单、筋韧的味道。洋县人非常喜欢吃这种米饭。四嫂,生于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土生土...

阅读全文>>

   

可怕的网络暴力

人性之可怕,在越接近真实时,越能深刻地体会。妒忌是万恶之源,它能吞噬你的判断力,它能把你的心扭曲。自从有了微博后,我对人性的恶,了解得更加透彻。由于我追星,每每想看爱豆的动态时,总会在评论区看到铺天盖地的善与恶。那些陌生的头像,在这篇博文下,留下最美的文字,又或者留下最恶劣的文字...

阅读全文>>

   

今夜,我不关心人类我只祝福你

公元2019年的春潮在雨雪中拉开了帷幕。如常,我梳理着辞旧迎新时的祥和,从容地享受着瑞雪兆丰年的喜悦。雪后,料峭还寒的小雨不停歇,一直在努力地下着。那个执拗劲儿透支了人们的耐心。或給出行和户外劳作的人们带来诸多不便。 于无奈中,我试着反向思维来排解个中烦恼,或回味体验着雨中喻乐的...

阅读全文>>

   

生命与诗

我始终相信这样一种观点:永远属于青年人。如果你年龄已远远超越了青年范畴的界定,在创作中仍然笔耕不辍,那么应该恭喜你,那是你把青春的尺度在生命的整个过程中拉长了。我不是诗人,但我在青少年的懵懂时期,忽然间产生了写诗的冲动,我想,这不是一个个例,很多人一定和我有同样的经历,只不过我的...

阅读全文>>

   

我与阳光的快乐

有时我躺在床上,阳光从窗子进来,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在我身上滚来滚去。一会儿抓抓我的脚掌,抓得我痒痒的,忍不住笑出声来,她也一脸得意的笑。为了不让她那么得意,有时我拼命忍着,她却不依不饶,抓到我忍不住为止。一会儿又跳到我的眼睛上,我不停的眨着眼睛,我越是眨,她越是来劲。我干脆闭上眼...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