禅心如莲,刹那花开

禅心如莲,刹那花开 记活佛仓央嘉措你可曾听过雨打残荷的孤寂,花开花落的悄无声息,又是否见过鸿雁留声的天空,雪落松山的清影。世人皆叹解语花,不知为谁花解语,不知,无谓;了知,又有何罪?花开有时,月落无声。每一次生命的轮回都是没有结局的开始,像个荒谬的玩笑,又像个严谨的剧本,荒诞而又...

阅读全文>>

   

凡心所向,素履所往

我自江南走过,东风吹来,三月的柳絮纷飞,在那的城,青梅煮花,等一人与我吟诗作画,与我共品桑麻。玫瑰的阵风,风的小麦,小镇的天总是水雾朦胧的,像个恨锁深闺的怨妇,愁眉不展,哀婉又多情。梦湿空阶,频敲云子惊残梦,你的无心经过,就已经是我眼中最为珍视的风景,却终不过是日月无声,岁月蹉跎...

阅读全文>>

   

减去二十岁,活得更潇洒

随着国家渐富,人民水平和医疗水平不断提高,人们的寿命也逐渐延长。1949年我国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仅为35岁,2018年人均预期寿命达到了77岁。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对年龄的划分标准作出了新的规定: 44岁以下为青年人; 45岁至59岁为中年人。 60岁至74岁为年轻的老年人; 75...

阅读全文>>

   

怀念大海

我曾经在海边了十二年,在那里,我度过了无拘无束、天真烂漫的童年,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后来,告别大海,回到了湖北老家,往事历历,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我怀念海边的生活,怀念大海。在海边,我家屋后是一片宽阔的海湾,沙滩被海浪冲成了一个弯弯的月牙型,正午,太阳当头,照在沙滩上,金光闪烁...

阅读全文>>

   

秋收

秋天的音讯是头顶上北来南往 哦哦 啼鸣的雁群唤来的。凌空扑翻竞飘的羽翅斜行横阵,赶退着南遁的暖流,招来了步步紧逼的朔风寒气。秋天,就这么来了。天空高旷,蓝澈、清透。云朵洁白秀柔,好似天际里牧养着的一群绵羊,正在风儿吹彻下地走蹄移步。要是登上村子后头家子山巅,极目远眺,就会看到高天...

阅读全文>>

   

20元

2008年高考结束以后,我在家乡一条名为振兴路的十字路口找了一份暑假工 洗车工。洗车行挺大的。老板是一个三、四十岁的男人。车行有个50多岁的女人专门做午饭。有一个奔三的师傅。有一个学徒。有两个暑假工,一个是小X,一个是我。我们每天早上七点就开始工作了。车来了!先用水枪喷水,然后放...

阅读全文>>

   

穿衣的记忆

小时候,因为兄弟姐妹多、家里穷,穿衣竟成了我记忆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印记。记得那时最高兴的事情就是穿新衣服。每年农历大年三十那天,我都会穿上新衣服到外婆家拜年,每次外婆都会夸我的新衣服又得体又漂亮,说得我心里总是美滋滋的,加上几位舅舅、舅母又都送给我大红包,我那时的喜悦简直无法用言语...

阅读全文>>

   

冬夜雨雾中的未名湖

冬夜凄冷,又下起了小雨,四处飘浮着雨雾。这样的鬼天气,许多人都会选择缩在家里,或者干脆钻进了热乎乎的被窝里。近来,我因为琐事缠身,诸事不顺,烦闷,正想趁着天寒地冻、行人稀少的夜晚,出去透透气,冰冷一下一整天发胀的头脑。来到离我家不远的华南理工大学校园内的未名湖,只见湖面已被雨雾笼...

阅读全文>>

   

一担粉条

那年节前的那场大雪下得真大,从年二十八午后就开始下 盐粒子 、飘雪片铺白,扬扬洒洒一整夜,直到第天早间都还没有要停的迹象。窗透雪光映亮室内,雪花碰玻璃 嘣嘣 细响,麻雀在檐下扑楞翻飞,门吊子敲击扉板 有声,风吹桶滚 咣当 撞墙。母亲起床后料理开早饭,先听到水缸里 嘭嘭嘭 砸冰取水...

阅读全文>>

   

2020春雪

2020年2月中旬,连着几天都是阴雨绵绵,这一天下午忽然下起了雪。在这个时节下的雪,是春雪。俗话说, 春雪如跑马。 就是说雪下到地上,像快速奔跑的马那样,转眼就化了。不过,这两天北方来了寒潮,气温降到零度以下,春雪没有立即融化,积存了起来。宅家防控新冠肺炎疫情,感到,在阳台上春雪...

阅读全文>>

   

天涯日又斜

春日在天涯,天涯日又斜 。当树木将要看不到自己长长的影子的时候,我掸了掸粘在袜底的枯草,穿上鞋子,从草地上站了起来,将落寞和忧愁装进轻便的行囊,抖抖肩膀,忍不住抬起头来,再看一眼西下的夕阳。夕阳还是有点耀眼,我眯了眯眼睛,算是和夕阳作别,结束了近两个小时的苍穹为屋顶的负氧呼吸。...

阅读全文>>

   

夜游上海

迎着扑面而来的风,点点星光,以及街道两边那道无限往外延伸延至天边的光,我们来到了上海外滩。打车来到黄浦江边,整条街到处人山人海,除了我们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还有许多慕名而来的外国友人,真是热闹极了。我多想拥有哆啦a梦的竹蜻蜓,能够穿越人潮,去那繁华而美丽的外滩夜景。费了九牛二...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