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汰”二字

大概是近来的天凉的缘故,因此我的也随同冷淡,连同脸色也亦是如此。但不知何时起,每日我常常惦挂着童时的一位女良师。记得她模样秀丽,性格分外慨爽;但有时却易怒、暴躁,一有不乐,便会如雷轰般地一声震动教室,而她那张脸色,则更是教全班人骇心,因此我至今还记得他的模样。我曾在她嘴上受过极多...

阅读全文>>

   

唐王湖上风拂柳

疫情防控让城市静默了许多,让我想起了唐王湖。往年的早春二月间,护驾山下,唐王湖畔,风拂湖柳,纸鸢翻飞,好不热闹。是的,不出小城,近观美景最好地去处就是护驾山下的唐王湖了。曲婉婀娜的唐王湖,静静地依偎在千年古城孟子故里邹城的南城边上。这是个有独特韵味的怡人风景区。看看她仪态端方的容...

阅读全文>>

   

心向未来——致我孩子的一封信

我在为我的付出我全部的努力,我热爱我的生活,在有限的生命里,再也没有什么比去市场买一些菜,并把它们带回来为我心爱的人烧一顿美味来得更、更了。可惜想象总是美好的,实际实现起来并不那么容易,琐碎的事又太多,常常又找来各种理由和借口,慢慢地竟成了一种奢望。也许你不会懂,但长大了就明白了...

阅读全文>>

   

忍冬花开

忍冬是金银花的别称,金银花听起来俗气了许多,不及忍冬气质冷艳,我也更偏爱忍冬这个名字。第一次得知忍冬是在米沃什的《礼物》一诗中: 如此的一天。雾一早就散了,我在花园里干活。蜂鸟停在忍冬花上。这世上没有一样东西我想占有 每每读到这首诗心境会变得平和,仿佛也置身在静谧的花园。忍冬,忍...

阅读全文>>

   

爱在这个春天

天刚蒙蒙亮,一股冷风从窗户刮进屋里,新的一天开始了,我深吸一口气走出房间。前几天,又是下雨,又是下雪,今天是今年第二个节气 雨水 ,老天偏偏没有雨了,天空晴的那么干净,一点儿云丝都没有。民间有句谚语:雨水落雨三大碗,大河小河都要满。没有下雨的节气,也许预示这个春天农作物生长缺水吧...

阅读全文>>

   

离别

编辑荐:我终将会把一切的一切遗忘。可是无论如何,都有一道身影,在我眼前转身离开……世界上有很多离别是我们措手不及的,也有些离别是一开始就注定的,有的又像是意料之中的约定。当初我们说不见不散,却是在长长的相见时光里,慢慢的散了,或者是戛然而止的各自转身。,有时它就像一部,有那么一个...

阅读全文>>

   

孤独

我看到了那一角,它已经慢慢的在揭开遮挡的布,我喜欢夜空,喜欢夜空的星,喜欢月亮,喜欢漆黑的夜没有一点亮,路灯下的影子,仿佛这些就是我的样子,一个身影匹配在这孤独景物里,很萧瑟,一阵风吹过,衣服咧咧的响起,刮在脸上,让自己努力的睁开眼,想看看它去了哪里。他们说当失去所有依靠的时候,...

阅读全文>>

   

春天畅想曲

编辑荐: 此刻,需要剖析自己,让进取超越庸碌,让憧憬淡化惶惑,让向往驱逐慵懒,让激情代替孤独。一掷地有声的雪霜,藏不住微微泛香的红泥,拨节的万物,带出了敢冒凛寒微笑的节令。刚走过逶迤的村落,公元2020年是中国农历二O二O年,是鼠年,按照天干地支排列是庚子年已悄然来临。来了,仿佛...

阅读全文>>

   

楚楚留香

同事说,只要能赚钱,让他去掏茅厕去他也会干。我是习惯于用鼻子来享受的人。嗅着花香方可以感受到花园里的活力,吃着果蔬必须品出原生态的汁液在味蕾里留香才行。王师傅戴着眼镜,肤色有些黑亮,看起来很是亲切热情。我帮着他把下水道盖板掀开,臭秽不堪的混合气味晕到肺里,气血翻涌着,瞅了王师傅一...

阅读全文>>

   

春夜静静,随想清清

编辑荐:时光不会停滞不前,只要不惧红尘间的万千纷扰,看穿草木枯荣,花凋叶零,就会一路烟雨,一路向前行。初春的夜,安静得可以听到细雨的沙沙声,这随风潜入夜的细丝,把我从甜甜的梦中拉叫醒。恍惚之间,我感觉自己睡在老家的旧木房里,昏黄的路灯光穿透木格子窗户,摇曳着薄薄的纱窗帘,洒进我的...

阅读全文>>

   

乐都文化

乐都 是小县城地名,提到乐都文化我说不上它的代表是什么?它无法跟历史的鹿邑、曲阜的道儒文化比历史,更不敢与中关村比科技、与深圳比经济了。但小小的县城的确是有它独特文化的显现。在外与人聊起是说 我是海东人 ,好多外地人还不知道在哪。若说是 我是乐都人 ,都会 啊、啊。乐都人啊,文...

阅读全文>>

   

咏杨柳

编辑荐:杨柳,是春的使者,富诗的意境,咏杨柳成了永恒的题材,也是很自然的了。杨柳,是杨树和柳树的合称,杨和柳大致可以这样去识别:枝条上挺,叶片较阔的是杨树;枝条下垂,叶片狭长的是柳树。杨与柳,名称不同,枝叶有异,可主干相同,习性相近。杨柳知春知早,别的树 冬眠 犹酣,杨柳已绽芽放...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