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碎梦,飘零成殇

晚风念西下,听一案篮草安静的呢喃。窗棂上的一缕烛光,深许着滴答的流年,惊醒了寻梅的脚步,沉醉了前世的梦想。昏暗的墨黑吞噬了昨日的蒙幻,飘零了蚀骨风殇的暗许时光。一页,一片残叶,一段曾经的香袭,转身就变成了苍白如雪、随寒落殇。无言像被碾碎的枯叶飘飘洒洒,把自己漩入了水底。结局如细沙...

阅读全文>>

   

重访香格里拉的秋天——虎跳峡

与香格里拉的秋天作别,虎跳峡惊涛裂岸、江风怒吼、松涛涟漪,涌来气吞山河的壮美,虽有胆却的迫,亦韵含着刺激异常的新鲜快感 题记人们习惯把流径横断山脉的万里长江称之为金沙江。11月3日,我们一行从甘孜出发,经德格、白玉、巴唐、乡城南下,来到云南境内的奔子栏与川西原作别。一路金沙水拍云...

阅读全文>>

   

做人,不用每一秒都怀揣目的

从来都不是计划出来的,不期而至的总是那些瞬间的感念或欣喜,做人也一样,其实不用每一秒都怀揣目的,只要心怀敬畏地前行,就不会辜负鲜活的时光。每逢佳节必赶场,不在旅途中,便在喜宴旁!这不,国庆返乡,赶了几个场子,婚宴、喜宴,甚是闹忙,在一派祥和的氛围中,感受着亲友的欢乐,也感受到了国...

阅读全文>>

   

枕中新记

枕中新没有太阳,没有风,没有边际的天空,暗淡苍白的四野。田野里,有莫名的植物,有翻耕过很久的垡地,有残留在地里没有收割的庄稼。一条宽窄不一的土路从田野中穿过,蜿蜒伸向远方。远方是隐约可见的村落,被树木和野草笼罩着,被不浓不淡的白雾缠绕着。我背负着一条绳索,拖曳着一条长长的没有轮毂...

阅读全文>>

   

记婺源游记

烟花三月,在盈盈翠意间踏春而行。那不经意间的一次邂逅,似惊鸿一瞥,一个梦里水乡轻灵的影辗转悱恻在脑海。婺源,在朱熹的诗 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解读的名字,千年古风依旧。在浑然天成的丹青水墨画卷里行走,在清新自然的田园风光里放歌,不免让人心旷神怡,宛如已至陶渊明笔下那芳草...

阅读全文>>

   

潮州印记

我轻轻地来到潮州古城,深怕惊扰了千年古城的梦。尽管我已多次来过古城,名义上我也是那里的人,上与古城的关系更是千丝万缕。按说我与古城应该很亲切,彼此应该很了解,实际上我与古城既不亲切也不了解。我每次到古城都是匆匆来匆匆去,未能好好亲近古城,好好端详古城。不过,心底里我总相信有一天会...

阅读全文>>

   

登上万古茶园

久仰大明山茶,不怕千里奔袭,登上万古茶园,为的是一睹芳容,亲临产地品茗,了却多年心愿。登高望远,飘飘欲仙,仿佛体会到陶渊明 此中有真意 的妙处。万古茶园地处 世界长寿之乡 壮族老家 、南宁市 后花园 的上林县,素有 似有还无遥望合,可容深入挹清辉 的写照。壮族人的热情好客从一踏入...

阅读全文>>

   

行走的人生

编辑荐:若脸上有春暖花开,心中有山河锦绣,那今后的阳光,即是明媚不伤的灿烂,不会有删减!生命,一半是奔跑,一半是闲适;一边向阳光,一边向阴凉。 题记长成想象中的模样,应该是什么样子?人无完人,喜欢就好。当柴米油盐抹灭了生命的光泽,粉黛也遮掩不住年轮的痕迹,老去已是必然。若能释然看...

阅读全文>>

   

钱与人品

无论任何时代,不管男人还是女人,一个太抠门的人,永远走不出豪迈的。金钱最能体现一个人的胸怀和丈量出他的德行。对我而言,世界上的喜剧不需要金钱就能产生,但世界上的悲剧大多数和金钱脱不了干系。把金钱看得太重的人,往往也会因为钱而出卖自己的尊严和灵魂。把钱看得太重的人,一旦拮据,有可能...

阅读全文>>

   

静待花香满人间

编辑荐:回看过往静待新的一年又一个新的春天到来,细数着光阴的脚步,等待着春暖花开花香四溢满人间。清浅的日子,淡淡的时光,仿佛没有一丝波澜的湖水般宁静。在这雨水节气到来的日子里,窗外依旧残留着昨夜飘雪留下的痕迹,不薄不厚的一层雪在清晨阳光的折射下散发着淡淡耀眼的白光,让北国初春的日...

阅读全文>>

   

月子

在我的故乡,有一条贯穿县境的河叫县河,从我们村子前边缓缓流过。河边有一块大约四十亩地大小的草甸,人们叫她月子。为什么叫月子,没有人说得明白,反正世世代代就这样叫下来了。这里没有其他树木,只长着一种草,人们叫绊根草。这种草的茎像藤一样贴着地长,盘根错节,把地面铺盖得严严实实;它的生...

阅读全文>>

   

一念拿起,一念放下

走着走着,忽然发现错了,从一开始就错了 开心,忧怀,郁闷以及犹豫其实都是一念之间,就看那一瞬间是与拾。一人一事,一土一木,在意欲深,轻则牵肠挂肚,重则郁郁寡欢。经过之时觉得时之艰难,经历之后却又觉大可不必,可是眼前又有一念久久不能抛之脑后,诸如此循环往复,不能罢也,因而凭着时间,...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