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渭水诗涌流

在中国雄鸡高亢版图的中心,在八百里秦川的腹地,在十三朝故都长安的北面,有一条缓缓而流,奔向东方的河流,它叫渭河。渭河,在世界的大江大河体系里,它算不得长,也称不上大,因而也不是很驰名,只是流向滔滔黄河的一股支流。渭河流域,它的核心区域也不过千里之长,但渭河的两岸,却荡出一片肥沃的...

阅读全文>>

   

苦难

书是人类的好朋友。它如同一位无声的老师,只要你不时地翻开认真阅读,你就会从这个知识渊博的老师中获得不少的智慧。与此同时,你还会不断的领悟出做人的道理,感受读书的乐趣,所以说何乐而不为?古人云: 好书不厌百回读。 那么,就让这篇经过我 百回读 的好让我来感慨感慨吧!《苦难是一笔财富...

阅读全文>>

   

何必害怕受伤害

一片叶子从树上落下来了。那是在一阵风中发生的事。它在高高的枝头上振动了几下,就果断地离开了树枝。没有犹豫,没有悲伤,带有更多的是坚强和勇敢。它未曾枯萎,甚至还有些绿色印在红黄的底子上。但就在那一刹间,它从容地选择了悲壮的死亡。它抛开了 绿 的集体,敢于和风猛烈地撞击,经过阵阵焦灼...

阅读全文>>

   

冬恋

南方的冬天,雪花不曾登过场,偶尔在气温稍高的地方,甚至还能看到一抹嫣红。依然可以吐露一些芬芳。不一样的是凌冽的寒风,每时每刻都眷恋这里,独自沉醉,独自狂舞,吹得让人们都在盼望春天的到来。城市在这个季节里,少了些热闹,少男少女深夜的酒杯,大多结尘。早晨的米粥,冒着的热气,只在这个季...

阅读全文>>

   

公交车上那双手

直到现在,我都无法忘记公交车上的那双手 那双冰冷粗糙的手,那双无助摸索的手,那双让人讨厌避让的手,那双让人紧张揪心的手。那天傍晚,坐公交车回家,恰逢下班高峰期,车内真可谓摩肩接踵。车过了一个站点后开动了,突然车前一阵骚乱: 你有毛病的! 我听到接连有女孩子在抱怨。转过头望望,什么...

阅读全文>>

   

那些遇见的现实,那些现实的人生

认清了现实,认识了现实,走的路长了,就有了遇见,走的路久了,就生了世界。你去过的地方,藏着你的方向,你到过的方向,裸露了理想,你在哪里,哪里也是现实的遇见,你去哪里,哪里也是自我的发现。你也许只是想要一个美好的生活,你定义了美好,你付出了时间,你定位了生活,你奔赴了现实。理想了,...

阅读全文>>

   

你不是我的现实,我不是你的世界

情思的视角打开了,现实也有范,给予内容,内心的色彩赋予了艺术,心灵的视野打开了,世界也是袖中的作品,自我路途丰富了含义,内外的遇见展现了空间。许多时候,情思的视线范围开启了时间的真理。许多时候,心灵的视野抵达翻开了理论的高山。许多时候,现实你不用经历也知那经过的滋味。许多时候,生...

阅读全文>>

   

绿植

我生日时候,收到了朋友送我的三盆绿植,是她悉心挑选来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想来,是因为我的生日在春天吧,朋友就干脆送我三盆春意。我把它们安置在阳台上,悉心照料,时时关注着它们的长势与状态。终于,那三抹春意更胜之前,我内心欢喜不已。在宿舍的多数时候,我喜欢开着窗户,坐在椅子上,在桌前忙...

阅读全文>>

   

乍见之欢

我还身处南方的艳阳天里,北方的故乡却早已大雪纷飞。看着妈妈发来的照片那银装素裹的世界,我因着极想扑向那片茫茫而归心似箭。倒不是单单因着那片雪,只是我记忆中从未下过这么大的雪,都要及膝了。在那些身子被雪装满的冬天,倒是第一次只能透过照片看着它。一种叫思乡的情愫蔓延四肢百骸,沉寂许久...

阅读全文>>

   

白马营写生基地遐想

几个月前吧,就听千千阙歌告知,她的弟弟和朋友合作,在宜昌西陵峡北岸的夷陵区姜家庙村(即宜昌三游洞附近)办了一个艺术写生基地,要我从南宁回来后,一定去体验。最近,我回枝江小住一段,应她相邀,一些同学和文友于冬至日在三峡白马营写生基地相聚。我们如约而行。清早,浓雾弥漫,朦胧了双眼,也...

阅读全文>>

   

泽畔行吟人

谨以此篇铭记爱国诗人,共勉两岸三地曾为三闾大夫,却是第一诗人,不仅仅是因为对文字的喜爱才会产生的崇拜。汨罗江畔,犹忆血色浪漫。曾几何时,你做为湘江的分支,弥漫的都是忠烈英魂,吟咏的都是慷慨大风. 而做为最早的爱国诗人,那泽畔的行吟更是一个民族的幸运,一种伟大的感召。有了这感召,...

阅读全文>>

   

轻灵翩美泥巴坨

真是让人艳羡,如果说诞生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泥巴坨风景区,以其竹林婆娑,树木葱茏,仿如俏丽村姑,像那首非常流传的《村里有位姑娘叫小芳》歌曲,于歌词所描绘的清纯可爱,秀丽大方,深深地留存于游览过人们记忆深处,而让其魂牵梦绕之外;那么,崛起于2019年现时代的泥巴坨风景名胜区,这被时尚元...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