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城救援夜驰河南抗洪救灾

近日河南连降暴雨,河南郑州告急,新乡告急。2021年7月23日中午香城救援分队接到河南省办公厅电话,急需救援队和冲锋舟。成都市新都区香城应急救援中心理事长戴兴勇同志马上集结组织救援队人员,立即组织救援力量和装备,10名香城救援精英,前往河南新乡抗洪救灾。香城救援3车10人2舟下午...

阅读全文>>

   

前进中的上海武警总队三甲医院

上海武警医院是全国武警部队的一所综合性三甲综合医院。医院拥有大批资深的博士、硕士主任和一批高级技术人才。我是去年7月因胃肠不适,通过好朋友介绍来到了上海武警医院诊治。在治疗过程中,所见所闻,让我感受到医生、护士对病人的关心体贴,如春风送暖温暖着每个病人的心灵。医院领导深入第一线,...

阅读全文>>

   

缘来不再是你

在世,草木一秋。一闪一灭,转瞬之间。你我都轻如云烟,渺如微尘。但就是无数个小小的你我点燃了万家灯火,照亮了整个世界。这人间的生与死,荣与辱,兴与衰,从来都让人无法左右,但我们终不负韶光,不负自己,守着草木,守着云水,演绎着一代又一代的传奇。我们一路怀揣着爱,脚踏着万物,一声绝唱,...

阅读全文>>

   

在我的中,山是我见得最多事物,我从小到大都一直看着山,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会看到山,看来山真是跟我有缘,总是与我形影不离。既然山与我非常有缘,那么,我又何尝不喜欢山呢?我自小就出生在山旮旯,所谓山旮旯就是四面八方都是山,远远近近都是山,所以,山早已在我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山是让我非...

阅读全文>>

   

金钱树

几年前搬了新家,母亲买了两盆金钱树摆在客厅,寓意金钱到家。刚买来的金钱树,绿油油的着实惹人喜爱。挺直饱满的叶柄上缀着一片片油亮碧绿的叶,拥簇在白色的花盆里,叶柄矗立,叶片摇曳,齐胸散开,形成了一方绿色的丛林。盆底丛林掩映中,娇嫩的新芽害羞的探出头,颇有欲语还休、琵琶遮面的情思。这...

阅读全文>>

   

夏越乌鞘岭

黄花彻地蝶蜂忙,丰草肥羊沐艳阳。自古兵家必争地,道盘九曲下西凉。 这是一段对地处甘肃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中部的乌鞘岭的真实写照。当然若不是这个伏夏亲自翻越著名的乌鞘岭,也差一点曾经被金庸的武侠《书剑恩仇录》中 乌鞘岭口拼鬼侠,赤套渡口扼官军 一回描写的乌鞘岭 一边高山,一边尽是...

阅读全文>>

   

我想写世间绮丽之最,可惜文笔未允

倾尽文笔,我亦想写出黎不凡和邵明月,我的心中最绮丽的动人。人世间是没有完美的的,可是我心中有,我只要虚构现实的一些场景,加之我滔滔不绝的浪漫,那些故事便可以鲜活出现在我面前。看世间灯火堂皇,我看不出在哪里?是拥有金钱后的肆意放纵吗?还是那可以多人在某个平台给自己喜爱的偶像点赞和评...

阅读全文>>

   

最好的人生,当是及时行乐,及时止损

我们自幼听过无数个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从小到大,有许多人孜孜不倦教会我们做人做事的道理和原则,可究竟有多少是铭刻于心,又有多少是听过就忘的?最常听到的一句话是:要把好的东西留到最后。以往我也是这么认为,好的东西要留到最后,比如好菜要要慢慢品尝,好茶要慢慢细品;对的人,要好好...

阅读全文>>

   

特写镜头———军医博士主任章菲菲

她 用灵巧的双手,用她那精湛的医术在消化内科腹腔镜的战场上,不知救治了多少病人。当一个个病人康复后,露出笑脸传诵着她的名字,她就是上海武警总队三甲医院博士主任 -章菲菲。胃肠道疾病是人的高发病:发病后的诊断治疗,医生的选择是最重要的。记得去年我肠胃不舒服,经好朋友介绍,便认识章主...

阅读全文>>

   

“登塔”社会实践队:老细,来份干炒牛河

在清末民初的时候,广州的食肆大概分3种经营方式,一种是酒楼,一种是茶楼,再来一种是俗称 二厘馆 的粉面档,即 河粉 就是夹杂着 面条 而成为 二厘馆 的大众食品。1938年,本有堪称 食在广州 之誉的广州,却被日寇侵华而变得百业凋零。有一个叫许彬的商人只好结束了酒楼的生意,在杨巷...

阅读全文>>

   

“登塔”社会实践队:艇仔悉悉水面浮,好粥吹起浪波秋

艇仔粥首先是发源于广东省广州市荔湾区的一道传统小吃,其后又在广州市内发扬光大,最后逐渐成为闻名全国的一个广州招牌。艇仔粥的来历十分有趣,相传有一个家道中落的广州 西关阔少 ,他于经济拮据的窘境中,买了一只小艇,在荔枝湾做起了卖粥的营生。以油炸花生米、炸鱿鱼丝、炸米粉丝、生菜叶丝、...

阅读全文>>

   

西藏行,下一个路口

山雨来临,与风雨赛跑。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我仓惶拾起美丽的残骸,使之幸免于难。 古路无行客,寒山独见君 ,或许那只是个美丽的误会。流年在时间的淅淅沥沥中打开了闸门,一幅幅画面如脱缰的野马,狂奔,跳跃,荡气回肠。我抓住一幅幅图画端详,犹如看见一股股翻滚的思绪慢慢将自己包裹。月亮躲起...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