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死的翠波鸟

曾经,南美洲原始森林里生存着一种鸟类,这种鸟全身翠绿,并带有一圈圈灰色纹理,就像一圈圈波浪,因此得名翠波鸟。这种鸟虽然美丽,但它每天忙忙碌碌都在筑巢,因而显得无精打采,很是疲惫。翠波鸟巢穴唯一特点是巨大,一个个架在树上,场面甚为壮观。但这些巨大的巢穴也不禁让人疑惑,翠波鸟是一种小...

阅读全文>>

   

觉悟

就是一个课堂,每一个阶段都是一堂45分钟的课,匆匆听过之后往往忽略,直到有一天周遭的人和事演绎了某一堂课程的内容之后,才又隐隐约约记起当时已经遗忘的东西,成为一种教训般的复习和回顾,只有这时才能牢记深刻,终于觉悟。与人相处,无论是同学同事,朋友伙伴,兄弟姐妹,还是父母长辈,尊重和...

阅读全文>>

   

失散多年的月光

今年的中秋节,我回到了老家 下柴市。那天晚上,我独自走出家门,在静谧的秋夜下,我抬头仰望那失散多年的月光。它依然如水,这轮照过古人也照过今人的月,是有灵性、有温度、有人情味的。它把白日那些冷硬的灰色屋顶、红色拱桥、绿色竹林和树木,都一一安抚得驯良寡语,照耀得温柔静谧。那盈满了小溪...

阅读全文>>

   

在懂你的人群里散步

总是相信:人与人之间,浅相遇,深相念,是前世既定的缘。如果有缘,他就会穿过万水千山,逆着人群为你而来。有的人,你说不他哪里好,但他却是别人无法替代的唯一。世界上最幸运的事莫过于:天上有一片祥云为你缭绕,世间有喜欢你的人,陪你看花开花落,有爱你的人,和你过不徐不疾的烟火,两颗彼此懂...

阅读全文>>

   

等风来

琼月如玉,寂夜似水,零星点照。引月徐行,脚步静静走过记忆的痕迹,落叶填补着那些曾深陷的足迹,掩盖着对红尘的痛诉,似在等风来。风起,扰乱了那几时的梦尽初殇,断续地连结着怀鸠的衷肠,弥漫着无尽的凄怆与悲凉。风,它零乱了尘缘,枯干了情迷,斑驳了时光,徒留万般意难平。我恋风。漫步于夜时的...

阅读全文>>

   

无名师指点,传承不可能懂

世人常说,不逼自己一把,永远也都不会知道,一个人究竟是会有多么优秀。不假,此话。无丁点瑕疵,若针对一个家庭来说,一日三餐,四菜一汤,家里有矿,父是马云,少之又少,几乎也是,不可能的。事无巨细,万事,没有绝对,也无不成。凡事,还是皆有可能的。就像中彩票一样,就像万里挑一一样,就像你...

阅读全文>>

   

峡江夕照

夕阳在灿烂中显耀了最后的辉煌,峡江披上了一层醉人的金黄。两岸如黛的青山虚掩在落日的余晖里静如处子保持了最后的一丝矜持和羞涩,一江秋水镀金镶玉般在多情地一路向东。山无言水无语,天地间的诗意在即兴而诵。这江山如此多娇,每一幅画意每一篇诗情在光阴的渲染下,牢牢地镌刻在峡江的每一分每一秒...

阅读全文>>

   

山间秋夜

山间的天气一如既往的炎热,要不是中秋节到了,我甚至以为现在还是三伏天。晚上的时候,在院子里散散步,突然想起这几年的中秋都是在海边度过的,现在又回到了和小时一样的场景中,群山环绕之下,不知道满月还会不会是记忆中的样子。楼前是一条长长的马路,虽然天天涉足,但我却不知道它究竟通往何方。...

阅读全文>>

   

又到中秋

日月如梳,时间又到了中秋。记得小时候,和哥哥拿着月饼,到姑妈家赏月,赏月的地点是江边,姑妈家的露台上,望着江水悠悠,赏着天上的明月,大家有说有笑,听着大人们谈古论今,感受节日的美好。刚出来工作时,我们都带上中秋应节的食物,月饼啊、柚子啊什么的,吃大餐,享受父母的疼爱。有时因为没有...

阅读全文>>

   

幼苗

记得初春的时候,阳光暖暖的,我步出户外,去寻找春天。虽然从阳光里我感受到了春天,虽然从节气了我确定了春天,但是没有实证的事情总说不上是正确的,是让人信服的。天气很好,人说春光明媚,在北国尤其如此。偶尔会有风,但是并不是飞沙走石。只是一点微微吹拂在脸上的犹如小孩子的小手一样的触觉。...

阅读全文>>

   

2021.9.18

今天是一割很沉痛的日子,是日本蓄意制造并发动的侵华战争。1931年9月18日夜,在日本关东军安排下,铁道 守备队 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的南满铁路路轨[沙俄修建,后被日本炸毁.]并栽赃给中国军队。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是为 九一八事变 。次日,日军侵占沈阳,又陆续侵占东北三省...

阅读全文>>

   

永远不要向别人解释你

永远不需要向别人解释你自己,因为懂你的人不需要,不懂你的人不会相信。一名负责运送精神病人的司机因为疏忽,中途让三名患者逃掉了。为了不至于丢掉工作,他把车开到一个巴士站,许诺可以免费搭车。最后,他把乘客中的三个人充作患者送进了医院。格雷 贝克关心的不是这个,他想了解的是,这三个人是...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