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就散了,回忆都淡了

有时候,觉得一辈子很短,转眼春青就到了暮年;有时候又觉得一辈子很长,曾经形影不离,以为天长地久的朋友,走着走着就湮没在岁月的长河里,没说散就散了!静怡和雪莲是大学同窗,最要好的朋友。四年大学里,衣服同穿,饭票共用。毕业后,两人一同应聘到北京一家公司,做产品策划。仍然是同吃同住,一...

阅读全文>>

   

抱恙,郁闷,学习

老毛病又犯了。预约了,拿了号,人真的太多了,就算拿了号,也是好一通等待。医生开了几张单,交费、抽血验血,再等报告,再让医生诊断开药。我的心很乱,担心自己病情。一边在心疼医生的辛苦,病人一个接一个,她连水都来不及喝一口,一边也在担心自己的病。真是什么职业都有不自由不好过的一面,我真...

阅读全文>>

   

快乐就是一种改变

图画书《大狮子的许多许多辫子》是一部充满趣味的童话作品,诙谐的语言,生动的画面,在幼儿的心灵上撒播上的种子:一只梳着辫子的小兔子为大狮子梳头。她为大狮子梳了很多很多辫子的发型。许多许多辫子在大狮子看来是很难为情的 因为他不是女孩。于是大狮子从小兔家夺门而逃,躲进了山洞里。可是大狮...

阅读全文>>

   

随笔

看到爱浪得到了 优秀社团 的荣誉,看见和羽楠会长得到了 优秀社团干部 的称号,突然有了些感慨。因为每次社团表彰,都意味着社团要换届了。还记得刚上大学不久,就加入了爱浪和大报,那时候爱浪的会长是李艺婷学姐,大报的会长是蒋浩楠学长,大一的就在参加爱浪的活动、给大报投稿中慢慢逝去。到了...

阅读全文>>

   

遇见

我们都是的摆渡人,也是飘摇不定的过路人。每天都会遇到一些事,每季都会遇到一些人。兜兜转转,最终,分道扬镳或者成为知己。佛说,在佛前求五百年,才能换来今生的一次相遇。相遇,终究是一场缘分。相识,终究时一场修行。我们相遇在茫茫人海中,本就不容易。十三亿人群里遇见你,十万黄沙里掏出一粒...

阅读全文>>

   

我们都喜欢自寻烦恼

有时候日子就像2倍速看电影一样,还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昨天就突然已经过完了;可有时候又像枯燥无味的直播,即使想快进也无法跳过现在,只有忍着。人都是矛盾的存在体,或许今天的想法很美好,也非常认同现在的观点。可一天、两天之后,再回头看前一天的想法和所做的事,感觉曾经的自己好幼稚,...

阅读全文>>

   

浅谈创作者与阅读者于作品的感知

我在思考现在的创作,感觉自己创作的欲望很强烈,而且希望被发表的欲望也强烈。不过,在网络平台上发表,快是快,但是它需要朋友的支持,需要点赞打赏,尽管我不是特别强烈的需要打赏挣稿费,但是如果文章发表了,没有众多朋友的点赞打赏,又觉得冷清失落。我又不喜欢像有些作者那样,一发了文,就四处...

阅读全文>>

   

半城烟火

这个季节真的让人有种想放弃所有去奔向那宽阔的地方,或者行驶在蜿蜒曲折的山间小道上,仿佛永远看不到头,又仿佛下一秒就看到烟火人家,村口的老人坐在石阶上在地抽着旱烟,吞吐云雾中仿佛参透了这本没有尽头的书本。也有的老人坐在自家门前就那样呆呆地望着远方的群山峻岭默默的发着呆,谁也不知道他...

阅读全文>>

   

一个少先队员的特别举动

今年清明节前的一天,笔者骑车路过平湖东湖边上的施奇烈士铜像边,一个少先队员,手棒一束鲜花,怀着无比崇敬的,缓缓地走向施奇烈士的铜像前,轻轻地将手中的一束鲜花,放在烈士铜像的边上,随后,又来了三个三鞠躬,这一个过程,恰好被我这个路过时看到。而在少先队员的边上,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

阅读全文>>

   

中年危机

一个拥有300多人的工厂,经营了大概有20多年。突然,某一天,老总给大家开会,说要解散,干不下去了。其实,这样被失业的情况,可能随时都会发生在我们身边。因为疫情影响,突然有些企业破产;因为管理不善,突然有些企业倒闭;因为不符形势,突然有些企业无法继续。中年人真的失不起业。上有老下...

阅读全文>>

   

缕缕花絮,六月诗韵墨香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一转眼春意盎然的景象悄然步入六月的温情胸膛,曾经的万紫千红变幻成,红瘦绿盈的模样,缕缕花絮,在夏的季节竞相开放,梅韵暗香已经穿上绿色衣裳,枇杷树接过花神的魔幻棒,在枝头渲染一颗颗圆球形橙黄色的水果显得甜美欢畅,夏的花容虽然模样春花那么鲜艳烂漫,却丝毫不比春的花...

阅读全文>>

   

云南之旅

云南我梦想中的天堂,心之所往。一年四季如春,早晚温差大,少数民族齐居的地方,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信仰不一样的建筑展现了不一样的地域风情。这里到处是美景,休闲度假圣地;到处是惊叹,未曾目睹过的神奇;到处是,精彩了眼中的诧异。云南分三个古镇,丽江古镇、白沙古镇、束河古镇。紫光瑞景纳客...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