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趣事

端午节前夕,按照我们对刘同学的要求,逢年过节都要出一首应景的诗题,让大家去写,做成视频后,发给各自的朋友,表示祝福。这比转发网上流行的所有祝福都高雅高大高贵高明不知道少倍,多能表现我们这群人的超凡脱俗啊。刘同学带头写了一首五言绝句:汨罗常聚雨,眷眷几千年,今日清香粽,唯唯细品甜。...

阅读全文>>

   

异国他乡的温暖

我相信,世间处处充满温情,也正因为这样的爱,人类繁衍了几千年终不息。依稀记得,那年,独自到语言不通的国家旅游。出发前内心充满期盼,对这趟旅行胸有成竹。下飞机后,我茫然若失地看着一窍不通的字,不知道何去何从,在心中开始打退堂鼓。对住宿酒店位置,不禁蹙了蹙眉,内心开始焦虑,不安的感觉...

阅读全文>>

   

仁德上人要护法群的开示(上)

今天要给菩萨们讲一讲关于极乐大家园的发展的趋势,它怎么样才能传承下去?首先我们要了解,世间法的家庭的传承,它是靠、靠血缘关系,无论到了什么时候,它这个血缘关系的这个传承是千刀割不断的;世间法的公司传承,它的传承是靠什么呢?是靠名和利,有名有利的就可以传承下来,因为一般人追求名利;...

阅读全文>>

   

仁德上人在护法群的开示(下)

好不容易这一生遇到了佛法,遇到了无上的解脱道,不要再空过,不要再自己欺骗自己。可以想一想,你这一生转来转去、修来修去,还是为了我呀!就像有很多人跟在师父身边修了几十年,又回到了另外一个地方,还是为了情爱名利、为了自私自利、为了着相、为了那个我我我,最后又得到什么了?你好像沾光了,...

阅读全文>>

   

美味之骨头

雨下的很大,滴答滴答砸在窗户上,好像在弹钢琴。家里的狗被打湿了毛,可怜的蜷缩在角落里。爸买了骨头,烧开地锅,开炖。坐在屋檐下,看着火噼里啪啦的燃烧着,感受着雨滴溅到地上带起的凉意,我掀开锅盖看了一眼,乳白色的汤汁沸腾着,香气扑面而来。尝了一口,稍微有点咸。加了些水。加了些碎木头,...

阅读全文>>

   

创伤康复(二十八)

当第一次伤手拇指食指能拿一下纸片时,颤颤巍巍哆哆嗦嗦,不就是张纸吗;第一次拿筷子象征性虽不能吃饭,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但总算是可以让它似乎开了合了;第一次拿勺能盛起点食物,虽重如千斤离了歪斜左摇右晃,根本放不进嘴里,但也是期待已久;小臂的中间像是有个箍紧的绳套,只要你敢向前抬手伸臂...

阅读全文>>

   

时光深处的石磨

石磨架在阶前,靠墙,两百来斤。平时很少有人动它,即使是在收割的季节里,它也不会轻而易举地就转起来。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如中秋、腊月、元宵,家家户户都要磨粉磨浆,或做豆腐或做粑粑或搓汤圆,石磨才会运转起来。这时候,村庄热闹得像是赶墟,石磨似乎成了 永动机 ,忙得不可开交。水桶、木盆...

阅读全文>>

   

点点滴滴度人生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在点点滴滴之中的,虽然,我们都生活在点点滴滴之中,但是,却没有去做点点滴滴之事。那么,那些点点滴滴之事究竟由谁去做呢?我从小生活在农村,农村有许多我难忘的事。我们农村的家庭都会有一些烂芝麻陈谷子事情,也就是每个家庭中那些点点滴滴的大事和小事。我也不知道,母亲在...

阅读全文>>

   

去打第二针疫苗

距离打了第一针疫苗已经过去了三周多,可以打第二针了。打第一针很顺利,什么反应也没有,想到要打第二针了,心里还挺期待,赶紧打吧,窃以为,打过两针之后,就远离感染了,起码有了很高的保险系数。刘闺蜜早就打完了疫苗,就是在她的主张下我才在没有任何心里准备的情况下打了第一针。她说她都打了,...

阅读全文>>

   

夏油伴藕,调味佳品

她在夏天的五月里,想吃香油伴藕,把长长的小孔藕,在屋里放道塑料盆子里,从盛水的瓮里用瓢舀上几瓢水倒道盆子里洗藕,把藕洗了三边,洗干净后,端道桌边放下,在木板上用刀把脆藕切成片,用手捧道小铁盆子里,用沸腾的水沏熟藕,倒了水,放上精制食盐,倒上特级酱油味极鲜后,再倒上新鲜麻芝,再把瓶...

阅读全文>>

   

无住无着

心要无挂碍,遇事要无住。无着是真智,心空是真慧。去私心杂念,打贡高我慢。明理必透事,事通真明理。理虽是空性,但事是妙有。妙有即真空,真空显妙有。能说不能行,不是真修行。心空不着相,才是真明理。过去心本幻,未来心本空。当下心无住,三心不可得。万缘带不去,惟有业随身。万法本来空,因果...

阅读全文>>

   

三个老妪一瓶牛二

几何是我最好的同学,刘闺蜜是我的老友,两人都愿意约我四处野丫子,但是我分身乏术,答应了这一个,就会冷落另一个。为了解决这个矛盾,有的时候我干脆把她俩约到一起,我们仨一起玩。然后刘闺蜜与几何相识了,因为她俩都是我的朋友,我们在一起也玩的很开心。除此之外我们还能约在一起喝酒,这三个老...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