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自有解

转眼间,过了读书的年纪,或说是以读书为职业的年纪。真正精心读一本书已是不可以的事情,虽说可以摒弃一切,疯狂的这样做一次,也是要巨大的勇气和代价的。因为,我的是他人所不能了解和感受的,不知我的描述符合多少人的境况。是本不想再读书,是无从读起,是恨书入骨,更可能是取而代之,孔子不姓孔...

阅读全文>>

   

癫狂的营销

身处这个时代,广告无处不在,一系列的商家都在想办法推广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最先想到的办法就是花钱打广告,但是,打广告的套路很简单,就那么几种。甚至有些不良商家和广告商狼狈为奸,提供一些虚假广告来欺骗人。广告真的有很多种,堪称城市 牛皮癣 的小广告是其中一种。这种广告存在的意义不大,...

阅读全文>>

   

强制慈善

面临要被房东赶出租住的房间,不想收拾自己的物品的我,也不得不去整理要和不要的东西。通过洗心革面般的整顿,有了好些物品变得没用处,需要抛弃了。早已经有人这样说过,每当给自己添置一样物品的时候,也许就是心血来潮的灵光。之后就一直把那件莫名的物品放在房间的一隅,直到再次发现,再用莫名的...

阅读全文>>

   

表叔的水烟筒

在我们村上有一位张大叔许多人的叫他做表叔,其实,她与大家并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张大叔张氏家族,早在他爷爷那辈从贵州迁移到我们村上来的,到现在已有近百年的历史了。由于他们张氏家族的人一直和村上的人都玩得很好,所以村上的人都把他们当亲戚一样看待,故而,村上的人称张氏家族的人从老到少都称...

阅读全文>>

   

我为东鸟写遗嘱

我的闺蜜铁三角之一的东鸟,活的别提多在意啦,身上有一点不适就到医院挂专家号,还总是埋怨我与几何不懂得养生,不懂得医学,没有科学精神。因为我俩都特不愿意去医院,有点小病小灾,一扛就过去了。再说身体状况如何,自己心里最清楚了,犯不上有点头疼脑热就往医院跑。我与几何都很少去医院,自己有...

阅读全文>>

   

他说我是长公主

不久前在网上邂逅了他,他说他可以成为我的垃圾桶,我有什么话都可以往他这只垃圾桶里倒。我不以为然,那我不成大傻瓜了吗,我心里的话多着呢,岂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对别人说起的。再说我有多年的闺蜜、好友、同学、姐妹,彼此可谓很了解,就是这样,我都不会把心里的各种小心思和盘托出,而是有选择地该...

阅读全文>>

   

我在梦里认错了人

近来总是不间断的做着梦,可一旦睁眼醒过来,梦中的一切却忘了个一干二净,然而有一个梦却始终异常清晰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少清是我的高中同学,曾经做过同桌的同学。我们的相遇是在高二分班时,我因为选择了文科而来到了八班,而我对她的印象深刻,也是因为做过同桌之后,才格外留心保存下来...

阅读全文>>

   

槐香浓郁,滋味纯正(上)

她在春天天朗气清的四月里想吃槐花,望见村南有户人家的院子里,种着一颗槐树,那长长细枝上花苞悄然无声的绽放,花蕾黄色,花开白色,娇白美丽,玲珑剔透,清香飘逸,流香缭绕,茂密繁盛,浓荫蔽日,美不胜收。用竹竿子从头上用绳子绑上铁丝钩子,勾了一根根枝子上长满了好多舒爽芳香,鲜艳美丽,不老...

阅读全文>>

   

槐香浓郁,滋味纯正(下)

她把浅子里的槐花倒在盆子里,撒上小麦营养面粉王,搅拌均匀后,拿到大门口里的平底浅锅,电铛里倒上点玉米胚芽油,流干净电铛倒了,再倒上点油,用铁勺子挖上几勺子槐花摊平,下面的槐花熟了后在用铲子反过来,不一会儿就熟了。她用铁铲子铲到大碗里,把端着几大碗煎熟了的槐花,趁着热挤起一片熟槐花...

阅读全文>>

   

仁德上人在真有护法群的开示

下面呢,再谈一点关于修行至关重要的,每一个菩萨在修行过程当中很多的弊端、很多的误区、很多的连自己都没有办法发现的问题。首先说最主要的,就是粗心大意。虽然道理上明白了都是佛性的妙用,但是由于自己的粗心大意马虎而犯下了很多的缺点错误。从理上讲,他怎么做都是佛性的妙用,佛法的宗旨是为了...

阅读全文>>

   

端午节生日

粽子飘香艾草芳,龙舟争渡闹春江。风轻扬,福满堂,万年长。 今天是端午节,也是我的生日。端午安康!生日愉快!今天过端午节,又过生日!早上去菜市场买菜,忽然收到老父亲的微信语音,他问我,你不是说端午节回来吗?看到他的微信语音留言,真挺惊讶的,他什么时候也会微信了?记得去年元旦回去,...

阅读全文>>

   

不知道什么时候停水了

早上4点多去卫生间,冲马桶的时候,一按水箱,没水,再开一下盥洗盆的水龙头,没水,又到厨房开水龙头,还是没水。我挺纳闷这么早就停水,也没接到物业的通知,怎么说停就停了。幸好我涮拖把的桶里还有半桶水,凑合把马桶冲了,不至于想起来就恶心。接着去睡觉,7点多起身去厨房弄早饭,一开水龙头,...

阅读全文>>

©点滴记忆 | Powered by EMLOG | 返回顶部↑